聯署促請香港政府制止走私瀕危物種,拯救加灣鼠海豚

告急!加灣鼠海豚僅餘57隻,促請香港政府立即打撃走私瀕危物種。

加灣鼠海豚數量一跌再跌,由全球僅餘97隻,進一步下跌至57!

根據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發表的最新報告,引用了國際保育鼠海豚委員會(CIRVA)的數據,加灣鼠海豚數量由去年下跌32%,至今年進一步再下跌42%。即估計現時數量少於57條,預計三年內絕種。

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前赴墨西哥,在鼠海豚的棲息地加利福尼亞灣巡邏,為要在海上找出漁民非法放置的刺網。同樣極度瀕危的加灣石首魚和鼠海豚生活於同一片水域,由於石首魚的魚鰾可製成高級花膠「金錢鰵」,吸引大量漁民非法捕撈,過程中,石首魚和加灣鼠海豚被一網打盡。今次「希望號」的使命,就是找出這些刺網,並立即通知當地政府拆除。

加灣鼠海豚的命運亦掌握在香港手中。因為綠色和平調查發現,不法商人將石首魚花膠從墨西哥走私至香港,牟取暴利。綠色和平曾與漁護署就打擊走私瀕危物種召開會議,惟署方僅回應正跟進綠色和平揭發的走私石首魚花膠個案,並沒有具體回應我們提出的政策改善建議。

香港絕不應成為「走私之都」,縱容炒賣瀕危物種。

馬上行動:聯署要求香港特首梁振英,推動政府加強執法、打擊走私瀕危物種。

參與聯署,正是阻止走私交易的第一步!


最新消息

2015-12-24

從巡航墨西哥,走到香港法庭

新年將至,回顧加入綠色和平9個月,時間匆匆,但充實有意義。從到本地海味店「放蛇」、模擬走私路線,帶著外貌像石首魚的花膠進出關口,以至跟隨「希望號」往墨西哥海域記錄非法捕魚實況,全是人生初體驗;而我的目標明確,就是 拯救瀕危的加灣鼠海豚和石首魚,守護美麗的海洋。近日我首次踏足法庭旁聽,案中兩名商人因管有瀕危加灣石首魚花膠而罰款,但案件只是冰山一角,我們必須繼續團結力量,合力推動改變,把大自然瑰寶永留。

2015-12-22

綠色和平回應瀕危石首魚花膠判案

本港首宗非法售賣極瀕危石首魚花膠檢控今日於東區法院提堂,兩名被告認罪,判罰款8萬元及3萬元。裁判官在判刑時亦強調,售賣極瀕危的石首魚花膠是非常嚴重的行為。綠色和平歡迎是次裁決,惟罰款與走私瀕危物種的利潤相比仍然偏低,欠缺阻嚇力。綠色和平建議政府加強懲處不法商人,並促請漁護署加強與墨西哥、美國和內地等各個執法機構交換情報,在主要關口加強檢驗可疑花膠,並提高關員對走私花膠的辨認能力,阻截走私花膠流入香港

2015-12-16

打撃走私瀕危物種 刻不容緩

14個非政府組織及關注保育野生動植物的人士(簡稱「聯合組織」)今日聯合發表立場文件,指出香港野生動植物走私情況嚴重,批評香港特區政府監管乏力,危害全球瀕危物種存亡。

2015-10-18

綠色和平反駁漁護署署長就石首魚花膠檢控個案回應

綠色和平在今年年中發布香港違法售賣石首魚花膠調查,逾七間不法商人非法售賣來自墨西哥的極瀕危石首魚花膠,令香港淪為瀕危物種「走私之都」。漁護署署長梁肇輝今天出席活動時指,署方接獲情報後,證實兩宗懷疑非法貿易,若有證據會檢控,但強調無證據顯示香港是石首魚集散中心。

2015-10-14

您做到了!墨西哥政府承諾打擊石首魚走私!

一直以來,總有人問我,為何不斷呼籲香港政府和市民守護遠在墨西哥的加灣鼠海豚呢?有用嗎?近日,墨西哥同事卻捎來喜訊:墨西哥政府承諾加強打擊石首魚走私,足證我們的努力,正逐步為海洋帶來改變,為極瀕危的加灣鼠海豚送上曙光。上星期,有科學家親睹3條加灣鼠海豚,相信我們繼續努力,定能協助加灣鼠海豚化險為夷,扭轉絕種命運,自由自在在海中暢泳。

2015-08-17

10個守護加灣鼠海豚的重要步伐

守護加灣鼠海豚項目自去年11月展開以來,已獲全球逾13萬人聯署響應支持,我們每一步,就是要留住每一條珍貴的加灣鼠海豚。根據最新數據,牠們全球只剩下57條!幸而有您的支持,我們一同喚起各地政府對加灣鼠海豚的關注,成功推動各地政府踏出改善弊端的第一步。現在我們稍稍為征途整裝,為守護加灣鼠海豚繼續努力。

2015-08-13

「加灣鼠海豚」圍堵長沙灣政府合署大堂

綠色和平逾30名成員今日在「保護稀有動植物諮詢委員會」之半年例會期間,化身「加灣鼠海豚」及堆砌「57」字樣,圍堵長沙灣政府合署大堂。綠色和平要求約見新任漁護署署長梁肇輝,促請漁護署成立專責小組,並跟海關及警方召開跨部門會議,打擊走私瀕危物種。根據今年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發表的最新報告,加灣鼠海豚數量受走私石首魚影響再進一步下跌,估計只餘下57條。

2015-08-11

守護鼠海豚之旅:墨西哥已在改變,香港政府呢?

我隨綠色和平「希望號」到墨西哥視察10天之行結束,征途喜憂參半。喜是墨西哥漁業部門終承諾協助打擊非法捕魚;墨西哥聯邦警察拘捕3名中國走私客,檢獲274隻瀕危加灣石首魚花膠;我們與環保警察聯手清除非法漁網,也與漁民合力檢測新捕魚方法的成效。憂是親睹一個安寧小鎮,卻被少數唯利是圖的香港人破壞。可幸是,香港海關日前在機場截獲一個從墨西哥寄往中國的包裹,內藏懷疑取自加灣石首魚的花膠。今次截獲行動,顯示香港政府絕對有能力堵截走私瀕危物種,我們期望政府繼續加強執法,封鎖走私大門。

2015-07-28

甲板上,我記掛那僅餘的57條加灣鼠海豚

「加灣鼠海豚,別走啊!」身處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的我,從睡夢中驚醒。自展開守護加灣鼠海豚項目,我常為僅餘的97條加灣鼠海豚擔心。而最新評估推算,牠們的數量很可能遠遠少於原先估計,只剩57條!想到牠們徘徊絕種邊緣,在海中苦苦掙扎求存,怎教人不傷痛?這次我隨「希望號」來到墨西哥肩負兩個使命,其一是協助搜集非法捕魚的證據,其二是將香港助長加灣鼠海豚滅絕的真相公諸於世。

2015-07-27

漁護署四宗罪吸引跨國犯罪集團 致香港淪為走私天堂

綠色和平與漁護署就打擊走私瀕危物種召開會議,並質詢署方的四宗罪,惟署方僅回應正跟進綠色和平揭發的走私石首魚花膠個案,並沒有具體回應綠色和平所提出的四個問題,令走私瀕危物種成為「低風險」、「低刑罰」、「高回報」的行徑。漁護署新任署長將在7月25日上任,綠色和平要求署長重視瀕危物種走私問題,提升前線人員辨認瀕危物種的能力,提高政府間情報交換的能力與工作。

2015-07-15

金色的加灣鼠海豚也發聲

夏日炎炎,金沙閃閃;8米長、1米高的巨型加灣鼠海豚沙雕,在二百多名熱心市民的努力下,生動呈現大嶼山愉景灣沙灘上,一同高呼「救救加灣鼠海豚」。香港政府,妳聽到我們逾10萬人的聲音嗎

2015-07-13

二百人堆砌立體沙雕力撐「國際守護鼠海豚日」

為響應「國際守護鼠海豚日」,綠色和平偕同親子團體綠腳丫,以及逾二百名市民在愉景灣沙灘堆出長八米、高一米的巨型加灣鼠海豚沙雕,呼籲香港政府馬上增撥資源打擊走私石首魚,從而保護鼠海豚。根據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發表的最新報告,加灣鼠海豚數量今年再進一步下跌,預計三年內絕種。而報告又指出,捕捉石首魚是加灣鼠海豚因而被誤捕的主因。

2015-06-30

7.12約您「堆砌」鼠海豚的未來

相信很少人看到海豚時不會心生喜愛,更少人會想到要捕捉海豚。然而,全球非法及過度捕魚猖獗,「誤捕」成為海豚的死亡殺手。其中墨西哥的極瀕危加灣鼠海豚,就可能間接受害於走私瀕危花膠而滅絕。7月12日,邀請您一同響應「國際守護鼠海豚日」,敦促香港政府加強打擊瀕危物種走私。

2015-06-29

「走私花膠」調查背後:海關篇

作為香港人,早就知道香港海關寬鬆至極,「自由港」幾乎容許所有貨物入境,大量「水貨」自出自入,就連走私瀕危花膠,也可以手提「水貨」的形式,大搖大擺地出入境。綠色和平在調查走私墨西哥石首魚花膠時,從海味店主口中得知香港海關從不檢驗花膠,好奇的我便嘗試模仿走私路線,手提花膠進出香港關口,測試不同的關口,看看海關的反應是否一如海味店主所言。

2015-06-26

中美承諾打擊走私石首魚花膠

「第七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剛於2日前閉幕,中美兩國首次在會上提及走私瀕危石首魚的問題,承諾會加強合作。綠色和平早前的調查,由極瀕危的石首魚魚鰾製成的貴價花膠卻能輕易地在本港海味市場買賣,香港漁護署及海關卻從未檢控。綠色和平認為打擊跨國犯罪集團走私野生動植物,是拯救極瀕危的加灣鼠海豚和石首魚的重要基石,促請香港政府迅速行動,盡快打擊走私石首魚。

2015-06-22

「鬼網」- 汪洋中的殺手

鬼片或許震懾您心,而您尚可選擇不觀看,但潛藏汪洋的「鬼網」,威脅海中無數生物,牠們卻無法躲避,一旦誤墜鬼網,不但難以逃走,更會受傷甚至窒息而死。全球愛護海洋者正努力清理鬼網,而海洋專家亦設法把魚網改良,如在工業漁網加裝定位追蹤器。但這些只是權宜之計,長遠來說,遏止濫捕仍是保護海洋生態的不二法門。

2015-06-02

廣州瀕危物種花膠非法貿易 加速墨西哥鼠海豚滅絕

綠色和平繼上星期揭發香港多間海味店走私及出售墨西哥極瀕危石首魚花膠(俗稱「金錢鰵」)後,綠色和平北京辦公室今日公布石首魚花膠在廣州的販賣情況。綠色和平走訪發現,廣州是石首魚花膠越洋走私和非法貿易的重要市場,其中6間商戶涉嫌違法出售。綠色和平已向粵港兩地相關政府部門作出舉報,並促請兩地政府迅速行動打擊瀕臨物種花膠走私貿易鏈。

2015-05-28

綠色和平機場示威 抗議海關無掩雞籠

十多名綠色和平成員今早於香港國際機場示威,將八十七件極瀕危石首魚花膠仿製品裝滿行李箱,平鋪在接機大堂對出空地,並展示印有「瀕危物種走私抵港」的橫額,喻意香港海關執法不力,讓不法商人輕易透過人手空運「走水貨」形式將極瀕危花膠走私抵港,間接導致加灣石首魚及鼠海豚面臨絕種危機。綠色和平促請政府立即增撥資源,加強海關職員辨認瀕危物種的能力,免香港淪為「走私之都」。

2015-05-27

走私「血花膠」猖獗 → 害死加灣鼠海豚

「加灣鼠海豚」近年不斷受不法漁民誤捕而喪命,屍身傷痕累累,令人痛心。導致加灣鼠海豚坎坷命運的幕後黑手,竟然是不法商人借炒賣和走私瀕危物種花膠牟取暴利。綠色和平更發現,執法不嚴的香港亦牽涉其中,不僅淪為「走私之都」,更將加灣鼠海豚進一步推向絕種的邊緣。

2015-05-27

海關從不執法 縱容港商自出自入走私花膠

綠色和平於本年二月及四月深入調查上環及荃灣共70多間海味店,發現其中七間非法售賣來自墨西哥的極瀕危石首魚花膠(俗稱金錢鰵)。有海味店職員指,花膠一般是以人手空運到港,綠色和平成員親身試驗從外地攜帶疑似石首魚花膠回港,海關職員表示花膠可自由進出入境,顯示香港的「自由港」很可能成為「走私之都」。現時漁護署每年就保護瀕危物種的開支只佔該署整體預算開支的不足百份之三,可謂少得可憐。綠色和平嚴正要求香港政府盡快增撥人手和資源打擊瀕危物種走私,絕不能姑息不法份子所為。


走私血花膠,累死鼠海豚


了解更多

加灣鼠海豚危機與走私花膠


加灣鼠海豚(Vaquita Porpoise),又稱「小頭鼠海豚」,是全世界最小的鼠海豚品種,體長僅約1.5米,棲息於墨西哥北部的加利福尼亞灣。牠自1979年已受《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 約》附錄一的保護,1996年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極瀕危動物。不過自2012年起加灣鼠海豚數量大減,現時全球只餘下不到100隻,其中具繁殖能力的 成年雌性不足25隻,極有可能於3年內絕種。

石首魚(Totoaba)與加灣鼠海豚生活於同一片水域,早於1976年已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一,嚴禁國際貿易,墨西哥政府亦立例禁止當地漁民捕捉石首魚。不過,石首魚的魚鰾可製成利潤極高的高級花膠「金錢鰵」出售,吸引大量漁民非法捉魚。當地漁民常使用刺網捕魚 (Gillnetting),將石首魚和加灣鼠海豚一網打盡,導致兩種物種的數量近年都大幅下跌。

刺網捕魚(Gillnetting)是指一塊猶如長方形窗簾一樣的漁網,漁網綁有魚餌,頂部有浮標,底部有鉛塊墜下。由於此漁網的密度極高,又近乎透明,因此加灣鼠海豚極易誤入此網,而當牠試圖掙扎時,往往反被魚網愈箍愈緊,最快只需五分鐘便會因受驚過度而窒息死亡。因此,誤捕亦成為近年加灣鼠海豚最大的死亡威脅。

當「香港式炒賣」遇上「中國式需求」


早年香港人喜愛吃由黃唇魚製成的花膠,黃唇魚位於南中國海一帶,大澳也是牠們的流連之地。一般認為花膠含有豐富蛋白質,可令人消除疲勞,加速傷口縫合等效,而由黃唇魚製成的花膠藥用價值更高,可用於治療心臟病、肺結核等病,傳說中更是用來「救命」的傳家之寶。不過,正因為廣大的需求令漁民過度捕魚,黃唇魚已 於近年絕種,市面上已難已找到由黃唇魚製成的「金錢鰵」花膠了。

然而,目前仍有「金錢鰵」流通市面,而這些「金錢鰵」大多來自墨西哥的石首魚。石首魚保育專家趙寧教授曾經鑑別過香港市面的石首魚花膠照片,認為石首魚製成花膠後,有兩條長鬚,外形與黃唇魚極似,有理由懷疑商人將石首魚花膠打造成「山寨版黃唇魚」出售。不過,趙教授補充目前沒有任何科學證據顯示石首魚與黃唇 魚具備同樣的藥用價值。

不過,根據綠色和平於上環海味街的調查所得,由於石首魚花膠價格高昂,一般人既不會購入,就連買家也不會用來進食。海味街老闆表示,香港人不會買這隻花膠,買家多為中國富戶,用作投資、收藏或送禮之用。因此,綠色和平推測這隻花膠背後其實是一連串的商業炒賣,當中國富起來後,炒賣瀕危物種的情況也不斷惡化,而香港商人見有利可圖,竟將禁止買賣的瀕危花膠引入市場,提供「走私正貨」,一炒一買,香港商人和中國富戶可謂聯手合作,加速墨西哥加灣鼠海豚和石首魚的滅絕。

位處於加洲灣北部的墨西哥漁民原本捕蝦為生,每一公斤蝦可賺取約20元美金,然而,非法捕捉石首魚則可為他們帶來每斤至少3000元美金的利潤,近年由於需求大增,加上石首魚數量下跌,價格更可高至8000元美金一斤。

香港買家接貨後,將其售予大陸商人,售價亦倍增,中型走私花膠約四百至五百克,售價約數萬元至十多萬港元不等,大型走私花膠約重六百克以上,一塊可高達廿多萬港幣。

據綠色和平的調查顯示,由於這隻走私花膠屬極瀕危物種,因此配合「愈瀕危愈昂貴」的炒賣潛規則,不少海味街商人皆稱走私花膠價格有升無跌,是炒賣之選。

執法不嚴,香港淪為「走私之都」


香港商人已建立了完整的全球走私路線,由下訂到運送花膠至港,約需一個月時間。首先由墨西哥漁民捕捉石首魚,再經陸路運向美國,再由華人以空運「走水貨」的方式帶回香港,再由香港的批發商和零售商代售。由於買家為中國人,香港商人更提供「全包」服務,協助買家將花膠走私回中國大陸,有海味店商人表示,額外付二千港幣即可安排帶貨至羅湖關口,只要貨到中國,便能透過順豐等快遞輕易送遞全中國。有理由相信,香港是走私瀕危花膠的重要基地。

商人之所以能在港頻繁買賣非法花膠,全因現時香港海關和漁護署所謂的「把關」形同虛設,從未就走私花膠作出檢控。

現時香港法例第586章《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大致參照《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規定,禁止任何關於石首魚的商業買賣。違反此法例的人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五百萬元及監禁兩年。

可是,即使綠色和平輕易於市面發現石首魚花膠,但原來香港政府從未曾就走私花膠而作出檢控。翻查香港海關過去的檢控資料,成功檢控走私瀕危物種的個案可謂少之又少,以2013年為例,全年檢控個案僅得161宗,最高刑罰為監禁四個月,而最低刑罰僅為罰款100元。

另一方面,海關職員對於「花膠」亦沒有相應的檢驗知識,他們不知道花膠當中亦有瀕危物種,亦沒有意識去檢驗旅客從外地攜帶回港的花膠。綠色和平曾測試空路和陸路的申報關口,海關職員皆表示花膠可以自由帶入香港,甚至連觀察花膠外形是否與瀕危花膠相像的檢驗程序也欠缺,無怪眾多海味街商人都表示香港海關從不查驗非法花膠,更反映現時海關的寬鬆把關導致不法商人更明目張膽地炒賣瀕危花膠,牟取暴利的同時,無辜的加灣鼠海豚和石首魚卻因而走向滅亡。

聯署促請香港政府
制止走私瀕危物種
拯救加灣鼠海豚

0 聯署目標:50,000
   
您將發此信給香港特首梁振英,要求他採取行動打擊走私瀕危物種,及制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